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刑警师徒》第二部原创手稿之精彩合集
2019-08-09 16:02:00 558
  • 收藏

    敬告各位读者:

     

    由于近期本人忙于小说《刑警师徒》第二部演播录制和有关下学期讲座的排课等有关事情,决定暂时停止《刑警师徒》第三部公众号上的更新。今天将第二部有关章节的精彩片段集合起来供大家复读回味。小说第二部有声版计划在本月内实行每周更新,敬请关注。

    01

    《刑警师徒》第二部前言节选

     

    《刑警师徒》(第一部)出版后,我放松下来休息了一段时间,毕竟写作是个苦差事。期间,许多老同事、老战友和读者朋友纷纷询问我的写作安排,追问第二部何时面世。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一位老部下的话,他说刑侦题材的文学作品看多了,但是刑警写刑警的,《刑警师徒》是第一个,他在书中看到了自己和同事的影子。作为一名老刑警、老侦查员,我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再一次被激发:觉得有责任有义务以我的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支持刑侦工作,让更多的人知道公安民警特别是刑侦民警和平时期的坚守与付出,他们是新时期最可爱的人!

     

    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脑子里基本上都被七叔和公孙坚决占据着,他们是鲜活的,有血有肉的,不断地与一个又一个故事情节相叠加、重合,最后以文字的形式跃然纸上。多少个不眠之夜背后的辛劳和苦楚,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个中滋味,但是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侦查破案与捉笔写作是完全不搭界的两件事,前者要求还原客观真实,后者要求高于现实生活,如今在我这里算是勉强的有机统一了。正像部局一位同志说的,刑侦专家和公安作家集于一身的还不多见。希望大家在关注《刑警师徒》的同时,关心刑侦工作,关爱刑侦民警,更希望刑侦战线的同志们传承红色基因,发扬刑警精神,当好人民利益的守护者、公平正义的维护者。

     

    (枪口余生节选)

     

    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在我对面第二排的黑脸男子手中慢慢抬起,完了!这两个字在脑袋里一闪而过。说时迟,那时快,虚放在左大臂上的右小臂瞬间挥出,由掌变拳砸在我对面拿斧子人的脸上,他的一声向后倒去。本想按照在校时军事教官示范的空手夺枪要领,左掌推开枪口或抓住握枪之手,右脚上前一步,用右手拇指卡在手枪张开的机头上,使之不能击发。但是,枪口瞬间顶在我的左胸口并咔哒一声扣动了扳机,双方一愣,我首先反应过来,立马双手扣住对方持枪的右手向外翻转,别腕往怀里一带,同时抬起左膝盖结结实实地顶在他的脸上,他像口袋一样哼都没哼就倒下了,枪转眼到了我的手中。我身子一侧,后背靠在屋墙上,同时左手迅速拉动套筒,哑弹跳出,一粒泛黄的子弹顶上枪膛。

     

     

    七叔就像当年在土平房向他报到那样从门口向我走来,细长的眼睛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眼神由平静、慈祥、可能是喜爱或是欣赏,慢慢严肃起来。我的心提了起来,苏丽梅已经紧张地抓住了七婶的一只胳膊。但是七叔在距我三步远的地方站住了,谁也没想到的是,七叔突然脚跟相碰,举起右手向我敬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在全屋人还在蒙圈没有恢复常态之际,七叔走近两步,右拳砸在我的左胸上好小子,不愧是我老巴的徒弟!上菜,喝酒。转过身时,泪水已顺着受伤的脸颊滴落在桌子上……

     

    这顿饭,吃得最香,这顿酒,喝得最爽,这宿觉,睡得最实,这半天一宿,我把自己还给家人,还给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师父师母,就像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样,尽情享受着人间美好和任何人不可或缺的亲情。

     

    你这次捡条命是因为这支首批试制的.四式部件未达标,性能差;持枪人对枪平时保养不到位,运行差;被击发的这颗子弹非原装,口径差。这三种因素碰到一起,才枪没响,人还在。这种概率,应该是几万分之一。当七叔回来的第三天晚上,在吴国强夫妇请七叔七婶在家吃饭时,七叔说出了经他反复试验检测,综合分析出来手枪哑火原因的结论。

     

    (爱的回报节选)

     

    只有你把群众放在心里,群众才能跟你说心窝里的话。你把群众的利益扛在肩上,抱在怀里,群众才能把你交代的事情放在心上,落在实处。我们的警察!我想起特木尔书记称赞八十一的话。我们的警察就是群众的警察,也就是人民的警察,人民在先,警察在后,这和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一脉相承,否则,我们和旧社会警察、外国警察有什么区别呢?

     

    以前七叔经常跟我们说人有几样,我归纳一下,大概有这几种。以血缘关系关联起来的熟人叫亲属,我们可以称之为亲熟以地缘关系关联起来的熟人叫老乡,我们可以称之为地熟以业缘关系(也就是行业、职业关系)关联起来的熟人叫同事、同行,我们称之为业熟以人际交往关系关联起来的熟人叫朋友,我们称之为人熟我看大家听得认真,思维越加活跃,语言更加流畅。如果大家记着费劲,可以这样记:亲友、战友、朋友、赌友、狱友;同学、同乡、同行、同好(爱好),也就是五友、四同,这应该是这起案件或者说熟人作案案件的侦查工作方向。

     02 

    (重返哈巴节选)

     

    七叔七婶站在乌苏里江边,望着近在眼前的哈巴罗夫斯克,遥望郊区不远处的88“A驻地,心潮澎湃,不止一次流下热泪。19458月跨过乌苏里江奔赴多灾多难即将迎来解放的祖国大地至今,整整50年,半个世纪过去了,沧海桑田,岁月如歌,说不尽的壮怀激烈,道不明的国恨家仇!今天,他们终于站在这里,品评着岁月静好,享受着天伦之乐。

     

    小公,拿酒来!七叔大喊一声。

     

    是!我立马从车里取出两个军用水壶,倒掉其中一只水壶的水,把另一只水壶中的酒匀到原来装水的壶中,递给七叔七婶。

     

    娜莎,干!七叔七婶四目相对,酒壶怦然有声,半壶白酒顷刻喝干,哈巴,我们回来了!回来了!哈哈哈!呵呵呵!

     

    七叔七婶继而又相拥而泣。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和我的同学也流下了热泪。

     

    (九八抗洪节选)

     

    0时,生死攸关的820日来了。前线所有的人员按照总指挥部的要求撤到距离大堤500米外的山坡上。山坡与李店水文站之间有个横堤,也是唯一运送物资的通道,能跑大型货车,20名全副武装的巡警在这里布下最后一道警戒线。此时,留在刘店水文站最高观测点的就我一人,这是指挥部要求这个时段唯一可以在现场的人。015分,横堤下面一队身着迷彩服的解放军悄声快速而来,他们都背着背包似的器材和工具,迅速消失在水文站的左侧。我知道,这是某野战军工兵营按照计划实施泄洪爆破的小分队开始作业,20分钟后,这支队伍像来时一样静悄悄地离开大堤。

     

    预警员上岗!这是松公01、地区公安处高处长的命令。两个黑影从高地向这边快速移来。

     

     

     

    你怎么来了?我一看除刚才经激烈讨论,附带硬性条件的预警员徐晖外,另一个竟不是吴国强,而是昨天上午从禁闭室放出来实行劳动改造的胡汉三胡所长。

     

    局长,我知道我犯错误了,但是我符合有儿子的硬性条件,而且因为老婆是满族,有两个带把的。最主要的是你局长、副主任都不怕死,我所长就怕死吗?!有我老胡在,用得着两个局长放信号吗?我没了,就是烈士,全家光荣,大家也把我犯错误这点缺德事忘了,活着回去你继续关我禁闭!他看我还在犹豫,把背着的冲锋枪摘下来,枪口朝上递给我

     

    要不你俩个放信号,我在这里陪着!

     

    留他在这吧!徐晖讲情。

     

    好吧!我答应了。看到徐晖的冲锋枪像现在美军在中东战场上那样端在怀里,枪口略低,这样能最快抬起枪口开火。

     

    何况胡汉三还不至于干出太出格的事来。

     

    你们两个警民联系卡带了吗?我问一句。

     

    都带了。他俩从八九式半袖警服上衣口袋里掏出全局上半年走访群众时的警民联系卡给我看。这个塑封的卡片里有本人的照片、姓名、单位、警号和联系电话。大家都知道这是为牺牲后找到尸体确认身源准备的,不过都没讲破,各行各业都有一些忌讳和潜台词,今天的警民联系卡亦如此。

     

    上级规定预警员任务:如果爆破前发现溃堤和漫堤征兆,经现场负责人同意,就将两支冲锋枪弹夹里60发子弹打完和信号枪2发红色信号弹打上天空,下面的事儿很简单,活下来是英雄,死了是烈士。因为,在水平面与地面38米的落差下,奔腾而出的江水将一泻千里,生还的也只能是现在电视神剧里的神人。如果是爆破预警,信号员基本可以生还。

     

    凌晨2点过去了,江水在涨。3点过去了,345分过去了,江水一直在涨,眼看着离主堤上面码了五层麻袋包的最高一层还有10公分的时候,我将情况向指挥部报告:平公001报告,江水长势很快,预计未来10——15分钟漫过子堤,请示未来10——12分钟时发规定信号,完毕!

     

    电台里沉默!

     

    “001呼叫200我以为电台出了毛病。

     

    01命令:无论什么情况,355分,你们必须完成预警,向左侧大堤快速撤出,不得自作主张!这是地委书记的指示。

     

    我心头一热。352分到,上涨的江水在脚下拍打着我们湿透的裤管,有的已经借风打过堤坝,千钧一发。举枪!我命令。此时我们已经没有怯意,仿佛神灵得以净化,正在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或者宗教式的仪式。突然,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呼隆隆的声音继而像老牛一样呜呜的叫声,江对岸按照要求拉的临时照明灯灭了一大片。

     

    对面开口子了!高地上有人惊呼。

     

    停止发信号!停止发信号!电台里一片呼叫声!


     03 

     

    (最后一击节选)

     

    静静的黑夜偶尔有北风从窗边吹过,如泣如诉;无形的压力像大山一样落在每个人的肩上,如影相随。接连发生的灭门血案显示着犯罪正在升级,趋于疯狂;而我们对犯罪主体还一无所知,被动挨打。这样高频率的严重犯罪不断重现,社会反响强烈,领导肯定关注。过去的成绩,昔日的辉煌,随着三起大案的接连发生没有及时破获已经烟消云散。败军之将何言勇?班师回朝凯歌还。刑警这个职业,是靠侦破案件实力说话的。世上有一千条路人人都可以走,但摆在刑警面前的路就是两条,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没有中间的路可以选择,时至今日,连退路也没有了。严峻的形势考验着屋内这些没有特异功能、不会神机妙算、貌不出众、语不惊人的难兄难弟。

     

    置于绝地而后生!不遇强敌,何以称之为雄师?不战悍将,何以称之为高手?“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悲壮与冲动。

     

    (决战王府)节选

     

    我去!我看一眼七叔说。

     

    七叔点点头行!我看家,带上对讲机。七叔叮嘱。

     

    我车上有车载电台。我边说边抽出.四式手抢,枪口朝上退弹夹检查武器。

     

    我也去!但是身边除司机没人了吴国强说。

     

    走!发现他你就给我做好警戒,其他事儿不用管我的一根筋式的战斗激情彻底爆棚了,自己下楼时都感觉激动得心跳过速。

     

    司机刚把车开过来停稳,后面的车门从两侧被打开,上来两员女将,反扒老将李大红和县局刑警大队内勤,烈女石丹阳。

    我刚要开口,没人了,连管理员、炊事员都上前线了,我们俩怎么也比他们强吧?李大红先发制人,她是老同志,差不多也算我师傅,没有理由反驳。

     

    我不冲动,但遇上杀人魔王,也不排除枪走火。石丹阳笑嘻嘻地气我。

     

    她们都是我的战友,在一起混了十多年,彼此非常了解,心里有数。说话间,地县公安机关两台最好的丰田吉普一前一后驶上公路,风驰电掣般开往王爷府方向,在车灯的照射下,扬起的雪尘足有两米多高。

     

     

    说话间到了晚7时,天黑透了,狗肉馆老板带着前哨组悄无声息摸了上去,几分钟后,每个都有百八十斤的大狼狗被拖了过来。

     

    就是藏獒见到我也浑身发抖,一声不吭。那年我解救被绑架的被害人,今日出手的狗肉馆老板言之不差。

     

    我左手向前一挥,吴国强带着田野和另外一名民警各持一把一米多长的木质镐把,封住了正面门窗。

     

    上!我轻轻一喊,快速越过一米五六高的围墙,蹑手蹑脚来到农村当地干打垒四间土平房的入户门前,左手手心朝下、虎口向内,握紧刚换过电池的三节手电筒正面朝前,托架平端着压满7发子弹、张着机头的.四式手枪的右手,左脚尖向前,右脚横放跟进,弯腰持枪,像美国鬼子进村似的做好战斗准备,身后,老柴和石丹阳也都学我的姿势持枪在手,枪口朝上,与我背靠背形成除后方以外的警戒态势。

     

    咣当!向里开的入户门被摔跤运动员出身、人高马大的李大红一脚踹开,热气腾腾的厨房里被我雪亮的手电筒光照出一条巨大的光洞,两个惊魂未定的妇女刚要反扑,被李大红左右开弓打翻在地。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冲进里屋,农村连二大炕的炕梢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头朝里脚朝外躺着,闻声坐起正将手伸向枕头底下,砰!我手中的.枪响了,五米外的枕头被打得荞麦皮伴着灰尘飞了起来,大家一愣,身后的李大红像只母老虎一般射了出去,抓住对方的脚踝一把拖到地下,两人滚在一起。

     

    抬高枪口,控制住手我发出最后一道命令,关上保险,收枪入套,抬腕看表,晚717

     

    走出屋外,仰望夜空,寒冬夜色苍穹里星星在愉快地眨着眼睛,我心情大好,拿起电台话筒:

     

    松洞五呼叫松洞拐,松05呼叫松07”

     

    我是松07”七叔的声音。

     

    报告队长,系列案件首犯季雪峰已经到位,缴获自制手枪一支,子弹5发,匕首一把,我方无伤亡,报告完毕,请您指示。我想都没想就来这么一出。

     

    对方沉默,接着传来极力克制的哽咽声。

     

    七叔!我有点心慌,七叔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极重大喜讯的刺激。

     

    押解人犯安全归队,时速不得超过80突然,电台里传出七叔以往坚定不移、简洁清楚的指令。

     

    是!我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是啊!只有亲自走过这725天艰苦破案历程的刑警,只有经历无数次像坐过山车一样悲喜交加折磨的专案组成员,只有肩负着大案如山巨大责任的人们,才能体会到做成这件事是何等的艰辛!尤其是我和七叔这种特殊的职位和角色。

     

    (鱼水深情节选)

     

    (公安机关历经725天破获了杀害819口人的入室【灭门】杀人抢劫团伙首犯回师平原县城的情形)

     

    一排十几辆吉普车打着双闪灯驶往县城,此时已经晚上830分,未及城区,城内响起鞭炮声,继而连成一片,冰天雪地的平原大路两侧街道上已经站满闻讯赶来的人群。武警中队长早已下令放下长厢吉普车篷布,威风凛凛的武警战士押着五花大绑跪坐在车厢中间的季雪峰,迎来长久不息的掌声和高低不断地诅咒声,不知道谁带头喊起了口号,枪毙杀人犯!”“枪毙季雪峰”“共产党万岁!人民警察万岁!在鞭炮声和口号声响成一片时,车速明显慢了下来。

     

    战鼓咚咚响了起来,原来是老年秧歌队自动组织起来在路边扭起了秧歌,沿街所有店铺都开门迎客,所有能亮化的灯具一律打开,刚时兴起的装饰楼房、准备过春节才能打开的霓虹灯瞬间将县城披上节日的盛装,就连中心市场也应业主的强烈要求夜间打开大门。县日杂土产公司组织5台长车厢五十铃货车来回运送鞭炮,车车几乎不到卸货地点,就被蜂拥而上的群众瞬间抢光,扔在驾驶室里1万、2万甚至5万的成捆钞票远超鞭炮价格的几倍几十倍,淳朴善良的平原人民用燃放震耳鞭炮这一古老的庆典形式宣泄自己的情感,看家的县局新任政委徐晖不得不请求油田公安局的同行紧急支援,维护街面秩序。

     

    车队缓慢进入主城区,整个县城沸腾了,鞭炮声、口号声,被害人近亲属喜极而泣的哭喊声混合成巨大的声浪,伴随着浓浓的火药味冲击着这个第二松花江南岸、松嫩平原腹地小小县城的夜空。

     

    车队停下来了,怎么回事?我有些紧张。

     

    坐下!七叔按住我。

     

    小子,过去我跟你说,搞案子要依靠人民群众,现在,你要相信人民群众。车队又慢慢地向前蠕动着,原来,中心市场的商户,抢不到鞭炮放,狂喜的他们把自家经营的食品日用品撒向车队和大街马路,以感谢党和政府领导的人民公安为民除害,为他们的同行业主报仇伸冤。

     

     

    东北人过春节时最喜欢吃的冻柿子、冻梨、大枣、花生满街都是,望着窗外狂欢的人群,七叔一遍遍用衣袖擦拭眼泪,司机一次次用手抹去流过脸颊的泪水。

    说话间,车子进了县局大院,大院灯火通明,院子里,慰问品不到一个小时就堆积如山,还有一群哞哞乱叫的绵羊和伴随铿锵锣鼓扭动正欢的大爷大妈,几乎所有城关镇除值班外的民警及民警家属都来到了县局机关,注定今天的胜利之夜也是不眠之夜… …

     

    难忘今宵!

     

     

    刚说到这里,院子里传来一片嘈杂声,大家从二楼窗户望下去,早晨刚被两卡车拉走的慰问品空闲出来的县局停车场,不到半小时又堆满了过年杂货物品,甚至有带着冰块的猪后鞧,这是群众准备过春节自家用的,也从储藏的冰堆里刨出来送给最可爱的人。大门外面,送慰问品的单位个人又排起了长队,有一家养猪大户则更简单粗放,将5200斤以上的肥猪每猪缝制一个像现在家里养宠物狗那样的红背心,用白色油漆分别在两侧写5个字:肥、猪、献、功、臣赶进公安局大门就走人了

     

    此情此景,再一次感动了七婶:巴雅尔,我们当年打下锦州、解放沈阳,攻克天津时,老百姓就这样庆祝胜利和欢迎爱戴我们的军队,多少年见不到了!她边说边擦眼泪。

     

    是啊!这支伴随着解放战争隆隆炮声而诞生的人民公安机关和人民警察,其主体就是当年来自人民军队的解放军指战员,它的前身就是刚解放这座城市的解放军军事管制委员会,为人民服务就是这支队伍的宗旨,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永远是人民公机关应尽的义务,为此,不惜吃苦受累,不怕流血牺牲。平原县系列案件的侦破再一次证明,只要你把群众的利益担在肩上,人民就会把你记在心里这个最最简单的道理,和只有人民群众的水,才能养活我们这些生活在水里鱼的基本生存法则。


    任剑波作品《刑警师徒》有声版已全面上线。感受时代气息,品味师徒情谊,体验刑警人生,尽在《刑警师徒》有声版。请点击阅读原文。





    作者/任剑波

    -  END -


    ____

    ______

    ________

    ____

    ______

    ________




    上一页:大国崩溃,70年财富被美国洗劫一空,真相值得我们警觉 下一页:揉不得沙子的大眼工匠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