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乡村资讯 -> 乡村头条

    柳河乡政府:何时才能让我回家

    乡村头条

    2020-06-30 20:24:45

    30 0


    大家好,我叫刘喜中,家住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柳河乡宋庄村东里沟37号,父亲刘荣军,母亲席世焕聋哑人,父母家务农。家里父母一直居住三间石头瓦房,一间厨房也是石头垒的,除了南面有半堵石头墙,其余都是木寨栏,且没有大门。

     
                                     我家居住的房屋

        2019年5月份,邻居刘荣湘因近几年在南阳方城等地做生意赔钱,且因为个人信仰在村子后面山上建造了一座庙,长年烧香祭拜求转运势。一直认为我们家门前的土路弯度朝外影响了他父亲坟地的运势。其中,几次对坟地北边的石头墙进行改造堆砌,几棵柏树下即刘荣湘父亲坟地。
    刘荣湘认为我家门前这条弯路影响他家坟地的风水,处心积虑要把使用几十年的原有水泥路进行修直,不再有弯度朝向他父亲坟地,从而不再对他家坟地风水造成影响。2019年刘荣湘借村里修水泥硬化路面,伙同村里书记刘小德,刘荣超等人强行拆除我家院墙,要将我家的半堵石头院墙进行拆除,强行侵占我家宅基地,且无任何补偿,所以我家一直不同意。即便是道路需要拓宽,在不占用我家宅基地情况下道路南面也有足够空地可以占用。

      
    刘荣湘建的转运势小庙

        2019年3月8日,他们趁家中无人,强行拆除。我们在拆除后一个月,对被拆掉的院墙进行重新恢复,并日夜看护。刚开始经过信访,县信访局及柳河乡乡领导均重视,也知道属于村霸强行霸占弱势村民宅基地。
    刘荣湘见该途径受阻,就用手段使村民签联名信同意拆除我家院墙,其中村民刘长林没有屈服他的压迫而没有签署这个联名信,但是刘长林没有签署的后果是,不能取得国家脱贫低保补助。
    而刘长林家庭情况是,家里只有三间石头砌的瓦房、两个身患脑瘫而不能入学的孩子,刘长林务农维持家用,没有其他经济来源,还要为两个脑瘫女儿治病。经刘长林证实刘荣湘及村支书刘小德亲口给刘长林说:“你们家条件是符合国家低保的条件,可是就是因为你们没在拆除刘荣军家院墙上站在我的队伍里才不给你们家的”。

     
    我家房屋与道路位置

    为了达到拆除我家院墙刘荣湘另一方面在南阳市动用关系,最后柳河乡领导妥协默许,从而刘荣湘组织乡村建,派出所对我们再次恢复的院墙进行二次强行拆除,因为我父亲不同意拆除,派出所强行用手铐将我父亲锁在树上,直至院墙拆除完毕。至今拆除的院墙惨砖石头仍在院子里堆着。
    本以为他们墙拆了,人欺负了,就完事了。令人更加气愤的是,今年2020年5月26日,刘荣湘又因为运势不好,又再我们家的宅基地上堆砌石头墙,只因我父亲阻拦,而他却纠集他堂兄弟刘荣贵,他女儿刘小平,及刘荣贵媳妇,刘荣贵女儿刘喜娟,在我家中对我母亲一个聋哑人进行殴打。第一次殴打我母亲时,我父亲及时报警,派出所出警到我家中说只有我父亲和母亲,没有其他人做目击证人不予采信。等派出所民警走后,他们就对我母亲进行了第二次殴打,听到老母亲被打,我远在深圳打工实在没办法,就打了县城120把被打伤的母亲拉走,要不然就被他们继续殴打。

     
    方城人民医院诊断证明

        刘荣湘和村委与乡镇府及派出所对我们的欺压,导致现在我的父母都不敢回村里居住生活。刘长林却因为所谓的联名信没有签,就被他们一句话拿掉最低保障的救命钱,天理难容。
     
        在当前的法治高压事态下,没想到刘荣湘、村支书刘小德与乡政府和派出所还这样无法无天。我们一家实在走投无路只有向广大网友和媒体求助,可以接受实地调查。
     
        本人担保,以上所述句句属实,如有虚假愿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父亲刘荣军  电话:15565485035 刘喜中:13632919836


    来源:



    大家好,我叫刘喜中,家住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柳河乡宋庄村东里沟37号,父亲刘荣军,母亲席世焕聋哑人,父母家务农。家里父母一直居住三间石头瓦房,一间厨房也是石头垒的,除了南面有半堵石头墙,其余都是木寨栏,且没有大门。

     
                                     我家居住的房屋

        2019年5月份,邻居刘荣湘因近几年在南阳方城等地做生意赔钱,且因为个人信仰在村子后面山上建造了一座庙,长年烧香祭拜求转运势。一直认为我们家门前的土路弯度朝外影响了他父亲坟地的运势。其中,几次对坟地北边的石头墙进行改造堆砌,几棵柏树下即刘荣湘父亲坟地。
    刘荣湘认为我家门前这条弯路影响他家坟地的风水,处心积虑要把使用几十年的原有水泥路进行修直,不再有弯度朝向他父亲坟地,从而不再对他家坟地风水造成影响。2019年刘荣湘借村里修水泥硬化路面,伙同村里书记刘小德,刘荣超等人强行拆除我家院墙,要将我家的半堵石头院墙进行拆除,强行侵占我家宅基地,且无任何补偿,所以我家一直不同意。即便是道路需要拓宽,在不占用我家宅基地情况下道路南面也有足够空地可以占用。

      
    刘荣湘建的转运势小庙

        2019年3月8日,他们趁家中无人,强行拆除。我们在拆除后一个月,对被拆掉的院墙进行重新恢复,并日夜看护。刚开始经过信访,县信访局及柳河乡乡领导均重视,也知道属于村霸强行霸占弱势村民宅基地。
    刘荣湘见该途径受阻,就用手段使村民签联名信同意拆除我家院墙,其中村民刘长林没有屈服他的压迫而没有签署这个联名信,但是刘长林没有签署的后果是,不能取得国家脱贫低保补助。
    而刘长林家庭情况是,家里只有三间石头砌的瓦房、两个身患脑瘫而不能入学的孩子,刘长林务农维持家用,没有其他经济来源,还要为两个脑瘫女儿治病。经刘长林证实刘荣湘及村支书刘小德亲口给刘长林说:“你们家条件是符合国家低保的条件,可是就是因为你们没在拆除刘荣军家院墙上站在我的队伍里才不给你们家的”。

     
    我家房屋与道路位置

    为了达到拆除我家院墙刘荣湘另一方面在南阳市动用关系,最后柳河乡领导妥协默许,从而刘荣湘组织乡村建,派出所对我们再次恢复的院墙进行二次强行拆除,因为我父亲不同意拆除,派出所强行用手铐将我父亲锁在树上,直至院墙拆除完毕。至今拆除的院墙惨砖石头仍在院子里堆着。
    本以为他们墙拆了,人欺负了,就完事了。令人更加气愤的是,今年2020年5月26日,刘荣湘又因为运势不好,又再我们家的宅基地上堆砌石头墙,只因我父亲阻拦,而他却纠集他堂兄弟刘荣贵,他女儿刘小平,及刘荣贵媳妇,刘荣贵女儿刘喜娟,在我家中对我母亲一个聋哑人进行殴打。第一次殴打我母亲时,我父亲及时报警,派出所出警到我家中说只有我父亲和母亲,没有其他人做目击证人不予采信。等派出所民警走后,他们就对我母亲进行了第二次殴打,听到老母亲被打,我远在深圳打工实在没办法,就打了县城120把被打伤的母亲拉走,要不然就被他们继续殴打。

     
    方城人民医院诊断证明

        刘荣湘和村委与乡镇府及派出所对我们的欺压,导致现在我的父母都不敢回村里居住生活。刘长林却因为所谓的联名信没有签,就被他们一句话拿掉最低保障的救命钱,天理难容。
     
        在当前的法治高压事态下,没想到刘荣湘、村支书刘小德与乡政府和派出所还这样无法无天。我们一家实在走投无路只有向广大网友和媒体求助,可以接受实地调查。
     
        本人担保,以上所述句句属实,如有虚假愿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父亲刘荣军  电话:15565485035 刘喜中:13632919836



    来源:柳河乡政府:何时才能让我回家_河北商网  http://www.xhfz.org/news/2020/06235783.html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推荐文章: